• <mark id="nuwnx"><button id="nuwnx"></button></mark>
    1. 于歆杰:做好在線教學,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發布者: 莊恩澤 更新日期: 2020-08-15 訪問次數: 10


      于歆杰
      清華大學在線教學指導專家組組長

        經過半個學期焦頭爛額,充滿了緊張氣氛的在線教學大規模實戰,及至暑假,幾乎所有的高校以及教師都暫時舒了口氣,但是下個學期即將到來,疫情雖然得到了控制,但部分地區、高校依然要進行在線教學的可能性還是存在的。

        清華大學在線教學指導專家組組長于歆杰教授認為,此次疫情期間的大規模在線教學對廣大教師群體教育教學理念的啟蒙效果是非常顯著的,但在線教學想要做到“實質等效”,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尤其需要體制機制的配合和支持。

      線上教學如何“實質等效”

        《中國教育網絡》:在您看來,相關部門在疫情期間高教層面提出“實質等效”的原因何在?

        于歆杰:對于高等教育而言,前一學期的課可能是下個學期、甚至是后面幾個學期不同課程的基礎。如果這學期的課沒開課,或沒學好,可能會影響以后幾個學期的學習。高校里前后課程的邏輯關系、課程間的配合度都比中小學要高很多。因此,我認為教育部從一開始就提倡的“實質等效”是非常重要的,學生需要保證這一學期的學習質量,才能為后續的學習打下相對扎實的基礎。

        《中國教育網絡》:能不能結合您的經驗談一談高校的在線教育如何才能做到“實質等效”?

        于歆杰:真正想做到實質等效非常困難,因為業已習慣的線下教學中,盡管各個學校老師教學水平不同,學生素質不同,但至少各個學校包括課堂環境在內的基礎設施是有保障的,教學進度是可以正常完成的。但在今年大規模的在線教育中,在所有環節存在變量的情況下,要保持實質等效很不容易。

        首先,要繼續優化基礎網絡。網絡是最重要的基礎設施,我將其比作打仗用的槍。目前基礎網絡確實還存在一些盲點,但我國在這方面進步明顯,大多數地區的網絡條件允許學生接受較高質量的在線教育。

        其次,教育工具和平臺很重要,如果說網絡基礎是槍,教育工具和平臺就是槍里的子彈。今年其實可以稱之為智慧教學工具的爆發式增長年,不管是用戶量、自身定位,還是功能都呈現了巨大的變化。

        一方面是在線教學平臺的用戶得到了爆發式的增長。比如常用的釘釘、騰訊會議、雨課堂、學習通等,用戶增量都是非??捎^的。另一方面,在線教學平臺自身的功能越來越豐富,并以更快的速度更新迭代。這是特別重要的一個變化,因為只有工具強大了,才能保證高等教育的線上教學戰役的順利進行。

        2020年以前,這些平臺工具的設計基本都定位于輔助、補充老師的面授課,比如上課過程中的查缺補漏,或者課后學生交互等,當時沒有現在“全體系實時交互在線教學”的需求。但在疫情當中,在線教育平臺成了主力軍,倒逼著實現了功能上的“鳥槍換炮”。

        最后,更為重要的是老師們的信息素養。如果說基礎網絡是槍,工具平臺是子彈,那么老師們就是拿槍的人。疫情期間,大多數學校都采取純在線教學。大半年過去了,不同學校在線教育的實施方式、老師們的授課方式有很大差異,具體可以分為兩大類。

        第一類主要是面授課“搬家”。利用某一網絡教學工具把原來在教室里上的課在網上完成了,但這很難做到實質等效。其實,網絡授課和教室授課有很大區別。網絡授課時由于缺乏儀式感,老師、學生都很容易疲勞和走神,如果沒有良好的課程設計,教學效果就會大打折扣。之所以很多老師對在線教學不滿意,是因為他們沒有進行教學工作的轉換,單純只是將教學活動實現從教室場景到網絡場景的上移,由于不能像在教室里一樣獲得學生的及時反饋,就會越上越心虛。

        第二類是老師對教學進行了重新設計。正如在線教學剛開始時,我定義的線上教學16字原則:成效為道,數據為器,交互為體,直播為用。在一個直播或實時的場景下,應主動設計交互環節,利用網絡平臺定量或不定量地采集學生反饋,保持其注意力。例如,在上課過程中,每15或20分鐘讓學生做一道很簡單的題,90分鐘里推出6道題左右。題目的難度大概保障80%的學生都能做對80%的題,每道題學生都可以在1-2分鐘內完成。也就是說,只要聽了前面的課程內容,套套公式就能做出來,而且這些題目完成度還和期末成績掛鉤,讓學生明白做題是有收益的。這樣學生的注意力就有了明顯的提升,一開始可能是為了分數,但經過一段時間后“訓練”后他們就基本習慣這種模式。

        本學期可能有的老師措手不及,沒有及時進行教學調整。但下學期很可能還需要(至少是部分需要)進行在線教學。經過春季學期的演練,最難的教學主體設計已完成,現在并不需要把原來的課件推倒重來,只需適當地傳插一些東西進去,讓老師們對教學效果有個比較好的掌握,做到比原來線下課堂里還清楚,然后可以據此調整課程的難易程度,最終可以趨近自己的教學質量目標。

      教學管理、方式亟待轉變

        《中國教育網絡》:除了以上三個方面,您覺得還有那些方面需要作出轉變來提高在線教學的質量?

        于歆杰:以上三個方面可以說是直接因素,此外還有一些間接因素也需要作出調整,比如學校的管理模式和課程的教授方式。

        首先是學校的管理模式,比如說原來是清華是兩節45分鐘的課,中間休息5分鐘, 組成一次95分鐘的大課,從實質等效的角度來看,這對于在線教學了來說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對于老師來說,由于在線教學精力非常集中,要時刻關注方方面面,也因此比課堂內教學要累,而對于學生來說,由于一直盯著屏幕也很容易疲勞,因此要進行相應的改變,像我采用的是“20+2”模式,即講20分鐘休息2分鐘,學生可以借這個時間上趟廁所、看看遠處等。還有的老師采用的是“30+3”,這都是可以的。但學校的角度來說,這些調整可能就破壞了慣性的教學秩序。這雖然只是一個小例子,但也表明線上、線下教學的巨大差異對于教學管理的挑戰。

        與教學管理相似,教學方式也將有所改變。過去老師們上課常常需要重復上很多遍,因為為了確保課程質量,或受教室容量限制,課程的學生容量不能太大。比如500個人上課,可能就需要分成3個班,每個班100多人,因此就會出現重復教授相同內容的情況。

        但如果以在線方式進行的話,500人在空中教室一起聽課是沒問題的。因為學生可以看到、即時聽到老師講課,老師也可以通過設計采集反饋,然后在通過一些大班授課小班研討等方法,將原本需要重復三次的授課,通過高質量的空中大課堂一次完成。也就是說,會因此形成新的教育模式、教育形態。如果想得再遠一點,終身教育也可以通過類似的方式來完成。

        《中國教育網絡》:考試一直是教育界很多人質疑在線教育的一個很重要的點,中國一直是一個考試大國,大家覺得在線教育如果不能解決考試問題,就不能替代課堂教育。您覺得未來的在線教育要怎么解決考試問題?

        于歆杰:就我個人而言,我覺得問題不大,因為我所教的電路課,原本也都是線下考試,此次采取線上考試結果也還可以。而整體上關于考試,我覺得可以分成兩種類型來看,一種是社會上的考試,比如英語四、六級,研究生入學考試等,類似這種大部分人只要愿意都能報名參加的考試,對監考的要求就非常高,因為存在部分人想要通過非正常手段來獲得原本無法獲得的資格的可能性。

        對于這類考試,可以要求學生具有適合監考的硬件條件。比如此次研究生入學復試,需確保正面和背后兩個攝像頭,而且全程錄像不能中斷,如果做不到就不用參加了。這種考試作弊的誘惑比較大,所以必須要求在考生端實現比較嚴苛的監考環境才能保證公平。

        另外一種考試是對學校里課程的考試。在清華我們推薦了三款不同的考試平臺供老師們選擇,但不管是哪種平臺都不能圓滿的保證考試的公平公正。在這種情況下可以采取一些辦法。

        首先老師們可以改變出題角度,主動放棄一些需要學生記憶才能夠答對的考核點。其次,在監考方面也要采取相應措施,還是需要學生出鏡,根據我們的調研,要求學生配備一個攝像頭還是能夠實現的。第三,對于在校學生而言,在線考試其實是一個很好的思政教育的機會。剛過去的這個學期,清華大學在期中考試和期末考試都設置了一個環節,那就是有一道分值為一分的主觀題,要求學生在一張紙上抄寫這樣一句話:我承諾在考試期間不就考試內容與任何人進行交流,如有違背視為作弊,然后簽名寫日期。這一措施配合考試之前的學風教育,還是能起到作用的。

        此外,在考試執行方式上,清華的老師也有兩種嘗試,目前看來也都是有效的。一是出題量比線下考試多很多,不管是選擇題、填空題還是主觀題,讓每個人都做不完,讓他們沒時間交流。二是強行讓全班同學同步考試,考試時第一道題早上8點下發,8:20統一上交,第二道題8:20開始,8:35統一上交,直到5道題做完。當然不能突然進行這樣的考試,考試之前大概一周左右,用以往的一套試卷給學生進行了這一流程的練習,讓學生主動調整適應這樣的考試方式。

        《中國教育網絡》:從您的角度來看,此次疫情期間的大規模在線教育實踐對我國教育事業有何影響?

        于歆杰:我認為此次疫情引發的在線教學對于廣大老師群體而言,是一次教育教學理念的啟蒙運動。

        舉個例子,我對教學改革比較上心,經常參加各種教學研究的活動,但我發現經常來聽的總是那些人。也就是說過去將近20年中,教務處、教師發展中心非常用心,但只能撬動清華大學上課老師中的10%-15%,剩下的老師對這一改革沒有那么上心,因為他們可能覺得自己的授課質量可控,沒必要進行改革。

        然而疫情一來,讓老師們不得不接受新的模式,無論對線上教學滿意與否,這一學期下來,他們會發現線上教學和課堂教學不一樣的地方,后期可能會總結回到教室上課可以借鑒的經驗。因為幾乎所有老師都被迫參與,所以此次疫情期間的大規模在線教學對廣大教師群體教育教學理念的啟蒙效果是非常顯著的。

        當然,我們也要清醒的看到,在線教學是一個顛覆線下教學慣性的系統性工程,需要對傳統教育模式實現理念重塑、結構重組、流程再造、文化重構,在某種意義上要形成一種新生態、新常態,因此要更好的進行在線教學,甚至寄希望于以此改變中國的教育形態,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本文刊載于《中國教育網絡》雜志,作者為本刊記者王世新、鄭藝龍


      打印此頁】 【頂部】 【返回
      彩票网站